不堪忍受疼痛的孕妇跳楼与无法承受骗婚的程序员跳楼(二)

从8.31西安绥德孕妇跳楼一尸两命,到9.8创业程序员跳楼。短短10天时间内,一男一女两起轻生事件,连续霸占互联网热点新闻,刷屏微博与微信朋友圈。这中间有诸多话题引发公众深思,牵动公众情绪。

昨天聚焦8.31孕妇事件,今天来说一说在互联网从业人员群体引起广泛关注的骗婚勒索事件。该事件令广大单身男青年,着实惊出了一身冷汗,结婚也是一次赌命呀。

google adsense

前有李文星,“轻信”BOSS直聘李鬼公司和虚假招聘职位,命丧传销魔窟。后有苏享茂“误信”世纪佳缘VIP实名线下红娘一对一服务。

对比两次事件,对于专业的垂直领域平台,理应担负起信息审核与保障服务内容真实性。这个责任是谁都摆脱不掉的。相比起来,个人觉得世纪佳缘要比BOSS直聘更不堪,有两点理由:

1、BOSS直聘提供免费服务,可能基于成本考量导致产品策略在信息核实环节投入不足,甚至是疏于考虑,这不是为其开脱。相比之下,世纪佳缘为苏享茂提供的是VIP付费服务,总不会借口成本原因无法审核信息吧。毕竟互联网免费产品盛行情况下,鼓励付费的产品会持久稳定。

2、BOSS直聘此前好像没有明确承诺招聘信息真实性保障,但世纪佳缘作为婚恋行业标杆企业,宣称并且明确的口号主打实名真实。尤其是线下红娘一对一服务(曾向苏享茂明确表示线上服务不靠谱,线下更可靠),更应该了解双方个人情况,撇开婚史不说(有人说没能力核实,民政部门不开放接口),年龄,工作履历等造假也发现不了吗?

所以我才说李文星是轻信,而苏享茂是误信。

这两件事如果是发生在58或赶集,我们大家倒不会那么苛责,因为大家都会谨慎评估信息。

说完平台说个人:

苏享茂,作为较成功的互联网创业人员,情商堪忧。法律观念,维护自身权益的意识,与自己的智商完全不匹配。所谓的“灰色运营”是否属实尚无定论,怎能如此轻易放弃和幼稚的认为给钱就能平息。面对离婚协议以及不明不白的精神补偿要求,为什么没有仔细考虑或者咨询专业人士。

今天看新闻,居然看到有人为翟欣欣开脱,说“合法领证不算骗婚”,“夫妻间离婚协议索要精神补偿不算敲诈勒索”。我✘✘,都想说脏话了。接下来就这两点逐条反驳。

1、合法领证结婚,那和部分山区以骗取彩礼为目的的骗婚区别在哪里?骗彩礼的可能没领证,那也是事实婚姻啊。所以领证和婚礼是形式,只要不是以共同生活为目标,通过欺骗感情的手段,以达成骗钱的目的的结婚,就是骗婚。所以关键点在于是否以共同生活为目的还是以骗钱为目标。

2、夫妻协议离婚索要精神补偿确实合理合法,但是通过骚扰,恐吓或者要挟方式,那就不是要精神补偿,而是纯粹的敲诈勒索了。

参考知乎网友的问答(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5131904/answer/228325631),几乎确定就是万恶的拆白党,典型的团伙骗婚。网上也还有同样遭遇此女的受害人,只是他们还活着。

世纪佳缘的VIP线下红娘一对一付费服务模式,帮助团伙更好的筛选了目标。

再次敬告单身人士,相亲需谨慎,什么酒托消费都不叫事,仙人跳,拆白党都是坑。还是身边人,知根知底比较靠谱。

作者:杨永胜(豪迈haomaiyys)

写于2017年9月14日凌晨

更多文章请关注微博“沐雨听风与狂言疯语”和微信公众号:“沐雨听风与狂言疯语”(haomaoyys),

打赏

Copyright © 2009-2017 沐雨听风(TM)  | Powered by WordPress  | 网站地图  |  访客留言  | 冀ICP备15004690号  |   | WordPress theme: Kippis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