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喜欢什么样的人?–by豪迈(horror)

孔子喜欢什么样的人?

–by豪迈(horror) 

都说,“半部论语治天下”,所以我这学期选了“论语研读”选修课,希望收获些什么,也因为我想换换脑子了。整天坐在电脑前,是有点烦了。
     老师曾讲到了,孔老夫子最推崇君子了,讲作人必推君子,讲治国必称尧舜。于是我动了一点小脑筋,“君子”,被人不断美化的词语,尤其是随着社会的不断多样,风气的多样,道德承受各种的冲击。。然而我这里只是想说说,孔子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君子,中庸,还是狂狷??
     说君子,在论语中有很多,人们的认识也很多,这里我只想说说中庸。在四书五经中,《中庸》算是其中一部,在中国发展史上有着一席之位。前些日子,我写了一篇日志《我的三不原则》,主要讲“不支持,不反对,不参与”,就有同学说有点太中庸了,让我感到,有必要说说中庸。中庸,,也是孔子或者说后来的儒学家所提倡的,为了维护一些“进步人士”所说的“封建统治”制造的风气,说人不能太圆滑。或许,“圆滑”有点过。其实,庄子就比较认可中庸,“外化内不化”,这也许是我的片面理解。至少现在,中用这个词或多或少地带有一点,圆滑,世故的意味。
      狂狷,这个词是在一本关于论语解读的书上看到的,叫《‘论语’读本》,在第13篇的开头,有一段朱熹的注解,“狂者,志极高而行不掩;狷者,知未及而守由余”。不自禁的在第21章看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其取,狷者有所不为也”。看下面的注释是“得不到行为合乎中庸的人与之相交往,也一定要找狂或者狷的人相交往。因为狂者勇于进取,狷者则能不同流合污”。于是在心中犹豫,“到底为什么??狂狷,只是不得已而选择交往。”,孔子真的推崇“中庸”??
     对于这些,我不认同。我认为君子,在现在应该是指代那些在各方面都能堪称楷模的人,应该及所有道德于一身。这种人,是不现实的,只能是象征。尽管如此,还是有好多人,是可以称为君子的,虽然或多或少有些问题.而对于中庸,在现代的描述,已经是经过所谓“社会改造”的了,有点像庄子所说的,顺其自然,从所谓的哲学来讲,那就是世界是多样性的,所以要外化。然而内心要有所坚持,换句话,谁也不抵触。也许颜回就是这样的吧!对孔子的话从来不抵触。
     而我更倾向于狂,他们“志极高而行不掩”,符合我的心态,至少说,能验证我的“心比天高”,曾看过“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我喜欢狂,可以这么说,因为人就应该能够不受限制的表达自己认为正确的观点,只要不是反人类。所谓党派,主义,只不过是为了某些团体的利益而提出来的。我不能说,“它不是代表的大多数人的意见”,但我可以说,“它不是代表的全人类的意愿”。狂,就是不是基于主义,党派,甚至民族而提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
     下面解释我的“三不”原则,我认为,它们并不中庸,对于自己坚持的,当然是执着,不惜生命。而对于其他人的狂热,我们至少不能盲目的支持,反对,更不能参与.比如当时的“文革”,如果人们不盲目的支持,参与,结果就不会那么惨烈。同样,对于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如果人们能够不急于反对,那么对世界的阶段性的正确认识,将不会一再拖延。
     所以,“三不”是“狂”的另一层含义,并不中庸。也许狂并不是孔子理想中的选择,然而,好像它比中庸更普遍。
…… to be continued
2007-12-14#14:10:xx
打赏

Copyright © 2009-2017 沐雨听风(TM)  | Powered by WordPress  | 网站地图  |  访客留言  | 冀ICP备15004690号  |   | WordPress theme: Kippis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