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正义和法律的尊严”做筹码的三方交易–by豪迈(horror)

 以 正义和法律的尊严 做筹码的三方交易!

–by豪迈(horror)

为什么只有签了谅解书才能拿到赔偿?

    最近看到许多有关于“醉架获死”的新闻,最近比较热,也有许多争论。我个人认为,这是法律的悲哀,不是法律没有完全体现它的作用,而是 完全没有体现它的作用,不能清晰明确的告诉人们 哪些是犯罪、那些是不应该做的,以及如果犯了罪或者做了不应该做的应该怎么办。不想借此评论什么,因为我不是学法的,所以只想说说我的疑惑。 

    首先,我认为,法律这个词,既然不是天地规则,不是自然之道,那我们造它出来是做什么的? 约束、规范人们的行为。

     那怎样才能起到约束、规范的作用呢? 我认为必须要具有 “清晰明确”性,它告诉人们哪些应该做,哪些不能做,让人一目了然;而不是要做了之后、出了不好的结果之后或者是有专业人士解释之后,才知道自己做错了。这样,就导致所有人 都不知自己做的是否合法,只能事后弥补。同时,法律还必须 “清晰明确性”的告诉人们,做错了之后会怎样。这个“做错了之后会怎样”应该是针对 他所做错的行为的,而不是 做错之后的结果的。

     其次,我疑惑的是新闻中出现的“被逼”签谅解书。什么是谅解?下文也说了“主观谅解”,但为什么会出现,签了谅解书,但改判就申诉,也就是说“不谅解却签了谅解书”。 受害人家属说是被迫的,为了得到赔偿,只有签了谅解书才能得到赔偿。

 这是我有两个疑问了:1、赔偿和谅解不谅解有关系吗?难道谅解才算做伤害赔偿,不谅解就没有伤害吗,还是不要赔偿?2、这个坑是谁挖的?挖这个坑的目的是什么?其实,这两个疑惑才是我主要要说的。

 1、做错了是不是要受惩罚?做错的行为性质 是和结果有关系吗?积极赔偿了就不是 做错吗?死一个人和死两个人就不一样吗?

 2、为什么会出现谅解才能赔偿、赔偿才能减刑?据解释“这样做是为了,调和原被告,降低官司纠纷,提高双方满意度”。我个人理解,是法院、检查院 为了偷懒 降低工作难度,用正义在向 犯罪行为妥协。为了使 被告 积极赔偿,使 原告受害人或家属 不再上诉、抗议,他们用正义、用法律的 尊严, 来换取 和谐 ,好像是赔偿了,原告谅解了,就不算犯罪了, 法院就可以息事宁人了。 积极赔偿,赔偿了的 就有可能减刑。赔不起的,不愿赔的就重判。

     让我看来,就好像是 审判方执法者 和 被告 狼狈勾结,强迫受害人 必须 原谅 被告,才能得到审判方执法者的 帮助,得到赔偿。这就像,三者要共同完成一个交易:审判方执法者 和 被告 已达成协议 ,由被告 积极赔偿,为审判方执法者 降低工作难度,前提是 审判方执法者 必须帮助 被告 获取 原告的谅解以期减刑(第一步,法律规定“认罪态度良好,积极赔偿 可从宽”促成前两者的合法交易);(第二步)审判方执法者利用强制力 要挟 原告必须 谅解 被告 ,才能获得 本应该得到的赔偿,原告无奈妥协(第二步,审判方执法者原告 达成协议);审判方执法者 给 被告 减刑 承诺(换取被告赔偿),被告原告赔偿 (换取原告原谅),原告审判方执法者减刑需要的谅解(第三步)。最终完成交易,这样法院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为 被告减刑 ,而被告与法院的交易就可以顺利进行,结果是 被告积极配合 法院 赔偿原告 ,三者皆大欢喜,达到三赢。 对于公众来说,损失的是什么?法律的尊严与权威…令人心痛呀….

 居然还有学法律的人这样说(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洪道德教授认为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洪道德教授认为):“只要受害人家属在《谅解书》上签了字,之后没有提交“不谅解孙伟铭”的书面申请,法院会视这份《谅解书》有效。如果受害人家属坚持不原谅孙伟铭,说《谅解书》没有反映他们的真实意图,那么民事赔偿就必须退还孙林。”,真不知羞,只有谅解才有民事赔偿?不谅解就不赔偿?

  胡言乱语 + 狂言疯语

 2009年9月5日14:29:05 by 豪迈(horror)

 

以下为新闻原文:

“醉驾判死”案死者家属变卦 称”被逼”签谅解书

2009-09-05 05:10:46 来源: 华龙网-重庆晚报(重庆) 跟贴 2030 条 手机看新闻

核心提示:昨日,备受关注的孙伟铭醉酒无证驾车致4死1伤案在四川省高院开庭。参加旁听的不少人认为,二审改判可能非常大。对此,受害者家属称希望维持原判,称当初签谅解书只是为了拿到赔偿。


  视频说明:受害人家属韩常进接受采访时说:“最终希望,还是给孙伟铭、孙林他们家庭一个希望。” 而另一位受害人家属则在庭审结束后声嘶力竭地大喊:“死刑,他不死我死,太不公平了!”重庆晚报9月5日报道 庭审结束后,金宇航的姑妈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昨日,备受关注的孙伟铭醉酒无证驾车致4死1伤案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三审判庭二审开庭。长达近4小时庭审后,法庭宣布,因案情重大,需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和院长审定后择日宣判。

庭上,代理律师提交了受害人家属联名签下的谅解书,得到法庭采信。公诉人也认为不宜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辩护律师

提出新的证据

庭审从9时30分准时开始,直到中午1时10分左右结束。

9时30分,孙伟铭在法警羁押下戴着脚镣手铐站上被告席。

举证阶段,孙伟铭的代理律师称有新证据表明,孙伟铭造成的交通事故另有隐情。

律师出具了车祸前几分钟道路监控录像和IT专家对录像资料分析报告。录像资料显示,孙伟铭驾驶的别克车在路口和一辆白色轿车交汇后,白色轿车驶过交汇处后又反常地将车倒回交汇处,闪着应急灯一直停在该处。孙伟铭在与白色轿车交汇后,其右前方出现一辆自行车。所以不排除孙伟铭与白色车发生轻微擦挂,之后为避让自行车才跨越双实线行驶酿成惨剧,并非主观故意。

律师认为,如果是这样,一审认为孙伟铭故意跨越双实线违章行驶,酿下惨祸危害公共安全的事实不成立。

对此证据,检察院认为,录像资料显示,孙伟铭当时的车速比其他车辆快了很多,且并不能看出两车有擦挂,加上事后并无白色轿车的事故报案记录,无法证明孙当时为了避让自行车导致汽车失控。

最后,法院合议庭认为两车擦挂证据不足,不予采信。

法庭激辩

该定何种罪名

庭审现场,公诉机关和孙伟铭代理律师围绕本案定性究竟是交通肇事罪,还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这一焦点问题展开激烈辩论。

代理律师提出,孙伟铭是为避让自行车才偏离行驶轨道并酿下惨祸。孙伟铭无自杀倾向,不会故意用车作为工具去危害公共安全。事发之后,现场多位证人证实孙伟铭曾大喊“有没有医生,快救人”,说明他主观上并不是放任心态。孙伟铭无驾驶证,并不能证明无驾驶能力。所以,孙伟铭只是由于过于自信造成过失导致了这场事故发生,并非主观故意。

律师说,我国的相关法规对无证、醉酒、超速等违章驾驶行为都有明确处罚措施,并未说明这是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立法的滞后,不能让一个年轻人用生命来买单。”律师认为,该案应当定性为交通肇事罪。

公诉机关认为,一审判处孙伟铭“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性是准确的:孙伟铭明知道无证、醉酒驾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还明知故犯,是一种放任心态,主观上存在间接故意。

公诉机关

不宜死刑立执

昨日庭审现场,虽然检察院仍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孙伟铭提起公诉,并与孙伟铭辩护律师展开了激烈争论。但在最后陈述阶段出现了戏剧性变化。

检察官在公诉中称,“本案中存在以下几个基本事实:一、本案是间接故意犯罪,孙伟铭的主观过失不同于直接故意犯罪的主观恶意;二、孙伟铭在事情发生后,有请求他人找医生救伤者的行为;三、事故发生后,一审和二审期间,孙伟铭及家属积极赔偿,得到了被害方谅解……孙伟铭危害公共安全造成4死1伤的后果应当依法严惩,但基于以上事实,不宜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请合议庭综合考虑。”

听到这里,接替父亲前来参加开庭的孙伟铭的妹妹孙小媚和连夜赶到成都的母亲李大琼略松了口气:“现在还很难说最后的结果,如果改成死缓,不知道出来还能不能见到父亲……”

昨日,全国各地50多家媒体来到成都采访此案,柴静所在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组也来到庭审现场。

刑法专家认为改判死缓可能性大

孙伟铭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书,公诉机关又提出“不宜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那么二审究竟会否改判?记者就此采访了法律界人士。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洪道德教授认为,孙伟铭案定罪在二审改变的可能性很小,但是量刑极有可能改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相关司法解释,只要被告人一方积极赔偿受害人,能够取得受害人谅解,法院在量刑时可以考虑。因此,孙伟铭案最终改判可能性非常大,可能性较大的是判死缓。

四川省律师协会形事专业委员会委员王凯认为,谅解书对刑事案件审判量刑作用很大,“取得谅解就是社会矛盾的缓和,这是法律规定的刑罚酌定从轻情节,也符合我国慎判死刑的政策。”因此,改判可能性大。

死者家属变卦了

表示改判将申诉

称当初签谅解书是为了拿到赔款,“被逼的”

因为公诉机关当庭提出“不宜判处孙伟铭死刑并立即执行”,参加旁听的不少人认为,二审改判可能非常大。

对此,受害者家属反应截然不同。韩常进认为这是自己希望看到的结局,而金宇航和亲戚则希望维持原判,判孙伟铭死刑,称签谅解书只是为了拿到赔偿,如果改判将继续申诉。

此前,在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金宇航曾表示不能谅解孙伟铭,但经过锦江区法院多次调解,他和另两家受害人家属还是联名签下了谅解书。2日,3家受害人拿到先期60万元赔款,并将谅解书交给了孙伟铭的代理律师。

但昨日,再次面对媒体的金宇航表现有点让人意外。进法庭前,他就表示希望维持原判,判孙伟铭死刑。从法院出来,他和姑妈更是明确提出“只能接受死刑,不能接受改判”,称如果改判将继续申诉。金宇航说,失去父母自己成了孤儿,现在每天住在姨妈家,连家都不敢回,这种后果无法挽回,不是赔了钱就可以买命。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孙伟铭。

金宇航说,当时之所以签下谅解书,只是同情孙林,并不是原谅孙伟铭。孙林希望他们签谅解书的目的就是想二审时得到改判保住儿子性命,既然一旦改判就会申诉,为啥还要签?对众多媒体的疑问,金宇航和姑妈回答:如果不签就拿不到赔偿,为了拿到赔款才“被逼签谅解书的”。

主观上不谅解,却又签下谅解书?在法律上究竟如何认定?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洪道德教授认为,只要受害人家属在《谅解书》上签了字,之后没有提交“不谅解孙伟铭”的书面申请,法院会视这份《谅解书》有效。如果受害人家属坚持不原谅孙伟铭,说《谅解书》没有反映他们的真实意图,那么民事赔偿就必须退还孙林。

另一位死者家属张志宇虽然也称不能原谅孙伟铭,但态度并不像金宇航这么坚决:“从内心来讲,我当然希望维持原判。但如果法院改判,肯定也有他们的理由。是否会申诉,到时候得看改判情况和我们3家商量的结果。”

与两位死者家属不同,伤者家属韩常进和韩思杰明确表示“不管怎么判,都不会提出申诉,哪怕只判几年”。韩思杰在外出差,甚至没来参加旁听,他说判决结果对自己来说已经不重要,只想平静地生活。曾给孙林捐款600元的韩常进则说,改判保住孙伟铭性命正是自己希望看到的结果,不为别的,就为孙林那么辛苦地为儿子奔波。孙伟铭性命保住了,对身患癌症的孙林来说也是一种希望和安慰。

新闻回顾:成都男子醉驾获死案二审 检方称不宜判死刑

孙伟铭案今日二审,12点18分,检察院方表示,由于孙的行为是间接故意而不是直接故意,同时,在事故发生后及时要求找医生,此外在一审后进行了积极地赔偿,因此不宜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孙伟铭案始末

2009年7月23日:男子无证醉酒驾车致4人死亡 一审被判死刑

7月24日:男子醉驾撞死人被判死刑 审判长解释原因

5名律师上书高法称醉酒撞人获死刑量刑过重

7月29日:成都醉驾嫌犯孙伟铭正式递交上诉书

8月5日: 男子无证醉酒撞死4人续:100万换”谅解书”

8月18日:成都”醉驾死刑案”二审延期 重伤者家属让步

8月23日:醉驾获死刑案背后:律师为被告辩护险挨打

8月26日:成都醉驾获死案续:2名受害者家属愿写谅解书

9月3日: 司机醉驾致4死1伤 家人赔60万获谅解书(图) (本文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 作者:记者张一叶罗川)


打赏

2 thoughts on “以“正义和法律的尊严”做筹码的三方交易–by豪迈(horror)

  1. (点灯・点滅モード有)、画面が光り、反射性素材採用(CR2032リチウム電池1個使用)【品名】クリップオンマーカーWAVE【サイズ】26541mm【重量】31g【カラー】レッド【耐荷重】—・ NITEIZEナイトアイズ ・1989年、Rick Case(リック・ケース)氏により設立される。
    銉淬偅銉淬偅銈兂 瀹夈亜 http://www.jomapre.com.br/includes/common/lib/%e3%83%b4%e3%82%a3%e3%83%b4%e3%82%a3%e3%82%a2%e3%83%b3-%e5%ae%89%e3%81%84-9217.asp

  2. A, cool pair of safest wow gold http://www.wowgoldgroup.com/ that have been seriously process together with cozy…except for you’ll be strutting of ice. The safest wow gold http://www.gamesky.com.au/ can offer no problems managing to keep the little ft cozy at the time the nation’s -20, till the time these folks pick up tire-chained relating to the toes and fingers. Afterward excellent tad piggy’s stop. This is my very own solely difficulty. Generally they’re just great cute also sweet.

Copyright © 2009-2017 沐雨听风(TM)  | Powered by WordPress  | 网站地图  |  访客留言  | 冀ICP备15004690号  |   | WordPress theme: Kippis 1.15